“最严限行令”下的通勤路:为儿买京牌60岁母亲

来源:澳门威尼斯人网址日期:2019-12-16 浏览:

  11月1日,北京“最严限行令”实施后,通勤全靠自己那辆“皖”字车牌轿车的小陈,不得不考虑“变道”。

  为了管控外埠车本地化的长期使用,新政规定了84天的进京限制,这意味着北京百万辆外埠车,每年只有约四分之一的时间能在京正常行驶。

  这些外地车主中,不少是小陈这样的上班族。据他描述,上个月以来,他身边的车主有人把车转卖,有人抱团取暖互相搭乘,还有人把目光投向黑市里的“京牌交易”。

  为了正常通勤,小陈决定通过“假结婚”买一张车牌,“伦理上,钱财上都很难承受,但是没有办法。”

  这是一种由来已久的交易手段。随着新政实施,“京牌”黑市打得火热,不少中介开价不菲,喊着“名额有限”的口号吸引买家。

  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涉及京牌交易的诈骗及纠纷案不乏先例,铤而走险背后隐患重重。

  新政:

  外地车进京一年只有84天

  来京一年后,小陈买了车,由于没有摇号资格,只好上了个老家的车牌。

  家离公司十几公里,外地车牌早晚高峰城区限行,小陈只好每天早早赶去公司,入夜时再开车回家,这种做法在外地车的圈子里很常见,“就像是开黑车,天没亮就走,天黑了再回,见不着白天的。”几年下来,除了按时去办理进京证外,他觉得还算顺当。

  去年6月开始,小陈有了顾虑。

  2018年6月15日,北京市交通委员会、北京市环境保护局、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发布《关于对部分载客汽车采取交通管理措施的通告》,加强对外地牌照客车的进京管理。该《通告》的主要思路是“保障短期来京办事,管控本地化长期使用”。通告提到,今年11月1日开始,外地车办理进京证将限制到每年12次,每次期限7天。

  也就是说,政策实施后,外地车一年进京的天数将只有84天,约四分之三的时间都被限行。经营一家贸易公司的小陈对开车有很强的依赖,不仅仅是“来京办事”这么简单。

  消息在圈子里传开。他身边开外地车的朋友有人把车卖了,改乘地铁公交,还有人打听租牌的消息。

  新政如约而至。到了今年11月份,他发现身边开外地车的人少了,小区里有些外地车一停好几天,都蒙了一层灰。有朋友提醒说,“最近大兴这边查外地车严了,监控探头都加装了不少。”

  常年穿行大兴区的小陈,碰到急事儿也会在禁行时段开车,为了躲避处罚,他把马路上的探头和哨卡摸个门儿清,往往能顺利“通关”,但一条条紧张的消息让他不敢再“拼运气”了。

  住在燕郊的刘亮平时开着一辆河北车去北京上班,他告诉记者,小区有十分之一的车是外地车牌,大多是往来京郊的通勤车。新政实施后,外地车主们组织了聊天群,开始商量对策。“都是普通的上班族,买京牌有风险,价格也难以承受,只能自寻出路。”

  群里有人建议,每辆车一年能开84天,三四辆车轮着开就能满足需求,可以互相搭个顺风车。“群里没人赞同也没人反对,也没有更好的建议,还有人只好去坐地铁公交上班。”

“最严限行令”下的通勤路:为儿买京牌60岁母亲

  ▲12月5日,车牌中介向暗访的记者介绍“假结婚”过户指标的价格为14万多元。新京报记者 马玉佳 摄

  买牌:

  “钻个法律的空子”

  11月底,小陈干脆把车子开回了老家。“没办法了,想在北京正常开车,只能搞一张京牌了。”

  由于新政按年计算次数,外地车还能正常开到年底。然而,这也就意味着,像小陈这样的“刚需”者要在年底前解决用车问题。

  跟家人商量后,他决定买车牌。这是他和朋友常常聊起的话题,不新鲜,但未知的风险也让他担忧。

  他在网上看到很多有同样困惑的网友,交流几天后觉得,最便捷的还是“结婚过户”。加了几个京牌交流群后,很快中介就找过来,“假结婚,一二十天过户车牌,十五六万的价格,行情基本都是这样。”

  30出头的小陈眼看要操办婚事,他若想获得京牌,就要付出有一次婚史的代价。

  “家人比较传统,担心我还没结婚就变二婚了,影响找对象。”纠结时,中介给他出了个主意,“让你父母来办。”按照中介的说法,父母一方出面去跟标主办假结婚,京牌直接过户到老人名下,不影响小陈使用。中介提醒说,现在政策紧,有些假结婚的被车管所发现了,车牌就不给过户,但是他可以靠自己的关系保证一路畅通。

  一番思想斗争后,小陈60岁的母亲“主动请缨”。“都是为了我,没办法的办法。”

0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